大学生国防教育宜“去教育”

2014年07月28日 来源:中国民兵 浏览:

  【开栏的话】 

  这是一个平台,这里的内容丰富多彩,可以是充满理性和智慧的访谈,可以是曲折感人的人物故事,可以是知识丰富的大讲堂,也可以是动态的有价值的短新闻……但它必须围绕一点,就是“高校武装”。 

  它所涉及的可以是大学生,也可以是教职工,只要谈得有新颖观点,讲得有特色故事,就都是我们关注的焦点。 

  2010年国家公务员考试一道“国防知识”的选择题引发一场热议,本该是国防基础知识的题目被考生认为“太偏太冷”。面对“高校学生占据公务员考生绝大部分”的现实,人们继而陷入深深的反思,“高校学生在大学里接受着怎样的国防教育”、“高校国防教育的现状什么样”、“当代大学生国防教育存在哪些问题”…… 

  由于天时地利人和等各方面因素,北京高校在大学生国防教育方面走在中国高校的前列。那么,他们有哪些好的经验值得其他高校借鉴,他们对“如何进一步改进大学生国防教育”有哪些个人解读?为此,本刊特约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、北京科技大学等6所高校的6位专武干部展开了一番热烈的讨论。 

  作为走在高校国防教育最前线、从事高校武装工作多年的老专武干部,他们对如何搞好大学生国防教育有着丰富的经验,但他们依然在不停地探索,比如“去教育”以求润物无声,力求使大学生接受国防教育成为“自然而然”的事情。 

  亮点很多,特色很重要 

  大学生国防教育在整个高校的教育体系中,属于基本素质教育的范畴,是大学生增强国防意识、接受国防知识和技能、全面提高综合素质的基本形式。而以军事训练和军事理论教育为主要内容的国防教育,对于学生非智力因素的培育是其他学科所无法替代的,它对于提高大学生的时间观念、公关意识、公平竞争能力和抗挫能力等方面都是十分重要而且迫切的。正如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所说:大学生要掌握一些军事,以加强竞争能力。 

  北京各高校在开展大学生国防教育方面有着非常具体和专业的做法,而且已经坚持了很多年。 

  王和中(清华大学武装部副部长,从事高校武装工作14年): 

  清华大学的国防教育可以概括为“一个普及、两个提高、四个坚持”。“一个普及”就是新生一入校便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普训,多的时候延长至5周,共3个学分。军事技能训练和军事理论教学穿插进行,学生劳逸结合,效果挺不错。“两个提高”,春季和秋季两个学期开设国防知识选修课,共6门,一年大概有2000多名学生参加。教师有清华自己的老师,也有从外校请来的专家,包括国防大学、军事科学院等名牌军事院校。 

  我们开设的高技术局部战争、孙子兵法等选修课都特别火爆,很多学生都选不上。我们就是希望通过课堂讲解,潜移默化地培养学生的国防意识。像我讲授的“孙子兵法”课,在讲到孙武的战略战术指导思想时,让学生在“备战、慎战”、“视卒如婴儿”的精神中了解“仁爱明礼、诚信友善”的道德风范;在高技术局部战争这门课中,引导学生研究高技术局部战争的特点和规律;及时介绍当今世界各国把高技术运用到军事理论领域、抢占具有战略制高点的新兴技术群、争取未来战争的主动权对军事理论战略产生的深远影响等。 

  还有像训练类的选修课,比如射击,每个学期4个班,每班60个学生,一年共480人。学生都爱打枪,很多人都选不上。  

  周兴华(中国人民大学武装部办公室主任,从事高校武装工作15年): 

  各大高校国防教育的形式大同小异,基本都差不多。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对军队和边防建设特别感兴趣,尤其各类讲座和展览。我们也力求进行更多形式的国防 

  教育活动,突出特色,突出亮点。 

  田亚非(北京体育大学武装部干事,从事高校武装工作19年): 

  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经验就是将军事理论课纳入学校的正常教学,进入一种常态化。每周五,国防大学的教官就过来给学生上课,一届招1900个学生。 

  国旗教育,贵在坚持 

  国旗代表着国家的尊严,象征着国家的主权,是国家的主要标志之一。国旗教育是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。 

  郭葆京(北京农业大学专武干部,从事高校武装工作5年): 

  北京农业大学以前隶属农业部,后划拨到教育部,在获得的包括财政、政策上支持都比较欠缺。但我们的“国旗班”一直以来都坚持得很好,每年抽出50名大二学生,组成国旗仪仗队,例行升旗仪式,我校的民兵连就是以他们为基础的。 

  王和中:清华大学自1985年到现在一直有“四个坚持”:坚持每天升降两面国旗,学校主楼前一面,大礼堂前一面。每天早上升旗,下午降旗。坚持一天两天可以,但一年365天一直这样坚持,确实很不容易。 

  坚持每周一早7时搞一个升旗仪式,从1985年坚持到现在,每年新生30多个院系划分,每个月有一个到两个院系的学生参加这个升旗仪式,升旗完毕,由两个学生发表“爱祖国,爱国旗”的演讲,这已经成为清华大学的一个品牌。 

  另外两个坚持就是坚持每月组织一次国防教育活动;坚持每年搞一次国防教育周,安排丰富的国防教育活动。最大的一次是组织到天津杨村机场———清华大学的国防教育基地看飞行表演。 

  不管搞什么形式的国防教育,都必须坚持。尽管难度很大,困难很多,但实实在在地讲,这确实对大学生国防教育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,激发他们的爱国情怀和国防意识。举个例子,2009年冬季征兵,我们一个学生,共产党员、系学生会主席、保研,但就是“一定要去当兵,要不然就会遗憾一辈子”。 

  教官不足,民兵来补 

  目前,高校开展国防教育,由于认识和重视程度不平衡,某些高校的实际状况与国防教育的要求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。《国防教育法》规定,“学校应当将国防教育列入学校的工作和教学计划,采取有效措施,保证国防教育的质量和效果。”但有些高校对此认识不足,措施不力,只是在新生入学后进行短期军事训练,或开设短期军事理论课,讲解一些基本的军事知识,国防素质教育大多流于形式。 

  陈永光(北京科技大学征兵办公室副主任,从事高校武装工作24年): 

  军训基地化是北京高校军训的一个成功经验,被称为“北京模式”。高校学生军训集训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场地,而基地化则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。 

  在这之前,军训在学校搞无疑会打乱学生正常的学习秩序;放在部队搞,也出现了不少问题。20世纪80年代初中期,部队面临大规模的精简整编,经历了几次裁军,这就意味着,高校学生军训到部队去这条路是越走越窄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北京高校进行了新的探索,就是搞“军训基地化”。我个人认为,这是全国学生军训的一个创造,尽管还有待完善。 

  王和中:我经常出去跑,了解的情况多一些。我发现,外省市很多高校很少甚至没有军训基地,和北京差距很大,发展很不平衡。 

  陈永光:确实是。就拿北京教委来说,一个怀柔基地就投入了上千万。大多数高校并不具备这些条件,比如当地驻军少,财政支持不足。但从全国高校学生军训集训角度来讲,“基地化”不能不说是个新鲜的经验。北京学生军训基地现在有点遍地开花的感觉,昌平、延庆、大兴、密云都建了。 

  在目前我国高校专职军事教师队伍年龄结构中,30~49岁的占61.4%,50岁以上的占23.3%。在专职军事教师中高级职称占6.9%的情况下,退休的平均年龄相对较小,很快将出现人员缺口。 

  陈永光:北京科技大学武装部在编的专职兼职人员是5人,兼职的正部长,专职的副部长。还有一个难得的是,武装部其他3人均是以教师编制存在,北京高校目前是独此一家。这是最符合教育部对学生军训教师队伍界定要求和标准的。还有一个就是,32个学时必修课的教学任务全部由校内老师自己担任。 

  王和中:北京科技大学在这方面是做得比较好的,但包括北京现在很多高校,军事理论课教学专职的教师都不太多,很多学校甚至没有专职教师,教学自然受到很大制约。外省市高校的师资力量就更难保障了,一是当地驻军少,二是共建单位少。我去过不少学校考察发现,有的干脆就是“学生训学生,高年级的训低年级的”,军训质量就差得太远了。 

  我个人认为,大学生国防教育目前面临的两个比较突出的问题,就是教官和教师都不够,尤其是高校集中搞军训时期。实际上,我们不能光依靠现役部队,民兵和预备役的积极性也应该被调动起来。 

  北大的探索:润物无声 

  著名比较教育学者康德尔说过:“外国教育制度的研究意味着对自己教育思想的一次检讨和挑战,因而也是对本国教育制度的背景和基础的一次比较清楚的分析。” 

  李纬华(北京大学武装部国防工作办公室主任,从事高校武装工作17年): 

  从全民国防教育来说,高校的国防教育确实搞得很好,很到位了。大学里最核心的一项教育就是国防教育。一个是学习军事理论,一个是进行军事训练,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社会,大学是最集中的国防教育阶段,有必修型项目和辅助型项目,高校是构筑得比较全面的。其中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,必修课必须要听,军训必须要去训,效果是肯定的。 

  从北京大学来讲,我们一直在探索一条路,就是把国防教育本身作为培养学生的一个必要条件,学生素质的培养是个过程,军事理论教育既是一种知识结构性的问题,又是一个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教育,是一般的其他教育达不到的。军训更是如此,不是一个简单的国防教育问题,确实对人的素质提高有很大帮助和影响。北大一直在研究,如何把学校的正常教育和国防教育粘合在一起,作为高校培养人才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 

  退一步来讲,假如有一天,国家取消军训、军事理论课,它们不再是学校的必修项目,那么学校也会继续进行,和搞其他活动是一样的。培养一个合格的人才,军训中受到的锻炼已经成为一个人成长必要的课目。这是我们学校一直在探寻和研究的。 

  借鉴国外那种潜移默化的形式,现在好多地方,把“教育”两个字挂在口头上,对大学生整天“我怎么怎么教育你”,对学生的接受方式多多少少会有一定影响。像国外在哪儿弄个雕塑,在潜移默化中把国防教育带进去了,润物细无声。生活中、学校组织的其他很多活动不一定要挂上“国防教育”的名字,但这个影响自然而然就发生了。我觉得,学校和社会应该怎么在这方面做得更多一些。 


0